• 歡迎您浏覽“廣東瑞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 關注微信

行業動態Industry News

應對藥店新規 一年半激增6.5萬名藥師----醫改新憂患:執業藥師或現“劣幣逐良幣”

發布時間:2016-05-04
浏覽次數:153
藥師行業開始陷入風口浪尖。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從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執業藥師資格考試認證中心查的最新數據顯示,從今年1月1日起到5月30日,國內通過考試的執業藥師增加13234人,數量再次大幅增加。而數據顯示,整個2013年,國內通過執業藥師考試的人數激增超過5萬人。
 
  如果僅從數字上看,從去年到今年上半年的一年半中,國內執業藥師數量增加了6.5萬名,這一數字將讓長期受執業藥師人數不足困擾的藥品零售行業大大松一口氣。
 
  但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衆多業內人士認爲,自從醫改以來,國家政策一直重視醫師、輕視藥師。在國外,醫師、藥師和護師並稱“三師”,是醫療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不重視藥師的作用是醫改的失誤。
 
數量激增
 
  根據執業藥師資格考試認證中心官網的數據,從去年12月31日到今年5月30日,全國執業藥師數量增加13234人,這一數字幾乎等同于2011年全年增加的執業藥師,2011年通過全國執業藥師資格認證考試人數14403人,通過率13.13%。
 
  不僅如此,2013年全年執業藥師考試可謂“爆棚”。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事考試中心提供的數據,2013年全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報考人數爲402359人,實際參考人數爲329886人,參考率爲81.99%;合格人數爲51865人,合格率爲15.72%。
 
  數據顯示,近幾年來,執業藥師通過人數逐年遞增。2011年爲14403人,2012年爲25969人,去年達到頂峰,爲51865人。也就是說,2013年1月1日到今年5月底,國內執業藥師人數激增6.5萬名。
 
  此前,媒體廣泛報道在新版GSP要求每家藥品零售企業必須配備執業藥師的前提下,國內執業藥師數量嚴重不足。據中國醫藥物資協會統計,全國藥店數量43萬家,以每家至少配備一名執業藥師計算,執業藥師缺口超過20萬。
 
  “去年執業藥師數量暴增的繁榮並非一種正常現象,”在執業藥師培訓領域從業多年的資深人士張平(化名)說,“由于新版GSP大限即將到期,各個藥店以及藥品批發企業都感受到了壓力,采用鼓勵員工考證,給報考者放假,甚至通過給以獎勵的方式刺激員工參加考試,這並不能說明我們的社會重視執業藥師的培養,更不能說明我們拿到職業藥師資格的人能真正勝任藥學服務的要求,是合格的執業藥師。”
 
報考低門檻
 
  有藥品零售行業人士稱,國內執業藥師考試並不容易,每年通過率只有百分之十幾。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3年,我國參加執業藥師考試的通過率分別爲13.13%、17.68%和15.72%。
 
  “盡管表面看起來我國每年執業藥師通過率才百分之十幾,但我國恐怕是世界上對執業藥師要求最低的國家。”張平如此評論。他介紹說,發達國家對執業藥師的要求均很高,本科畢業都很少能被准予參加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很多國家規定,報考執業藥師者還須持有其他執業藥師的推薦信。而在我國,執業藥師考試對考生的水平要求寬泛,上至博士,下至大專、中專生都能參加考試,甚至沒有學過藥學知識者都能參加考試,通過即可成爲執業藥師。
 
  “一名執業藥師,不僅需要審醫師開具的藥方,還有權改動醫師藥方中不正確的地方,而一名中專生,他怎麽能有資格去改動一名博士水平的醫生的藥方呢?這樣做安全嗎?”張平感慨。
 
  雖然一味以學曆來衡量人才是不正確的,但是我國的執業藥師中,低學曆的比例卻不能不讓人驚訝。執業藥師資格認證中心對中國注冊執業藥師的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執業藥師注冊人員中,本科以上學曆2796人,僅占2.3%;本科學曆人員43531人,占35.8%;本科以下學曆高達75269人,占61.9%。
 
  “不僅如此,我國對執業藥師參考者專業的要求也是最寬泛的,不僅可以是學藥學專業、中藥專業的,也可以是學醫的,學生物的,甚至可以是學化學的,”張平說,“一些執業藥師應考者,甚至連藥名都念不對。”
 
  執業藥師資格考試認證中心對中國注冊執業藥師的統計數據即顯示,目前我國本科以下且非藥學專業人數高達24227人,占注冊總人數的19.9%。
 
  “低學曆考生能大量通過執業藥師考試,這拉低了藥師的門檻,也讓藥師地位和薪酬都大幅降低,”張平說,“一個苦讀10多年的博士和一個只讀三年的中專生同爲執業藥師,他心裏能平衡嗎?而一個老板雇一名執業藥師,當然願意雇傭價格更便宜的中專生,博士反而沒有工作,真正被培養出來的藥師價值無法體現。”
 
  這導致了國內大量執業藥師不願去藥品零售崗位工作,甚至不願意注冊。
 
  根據執業藥師資格考試認證中心的統計數據,截至2014年5月30日,在取得執業藥師資格的277940人中,注冊執業藥師僅爲121596人,執業藥師注冊率僅43.7%。這些注冊執業藥師中,分布在社會藥店的只有88607人,醫院藥房2674人,藥品批發企業26943人,藥品生産企業3372人。
 
被邊緣化
 
  對于藥師的作用,專業醫學網站丁香園網CEO李天天表示,在藥學專業知識上醫生不及藥師。他以孕婦舉例,在醫生眼中,懷孕不是生病,如何開藥,藥師有時比醫生更專業。
 
  “說起不被重視,也許藥師不是最差的,護師更差,”李天天說,“護士都必須經過嚴格的專業培訓,但是在醫院中卻被當作臨時工對待,沒有得到尊重,造成大量護士流失,新護士需要重新培訓。”
 
  “執業藥師最重要的崗位不是在醫藥批發企業,更不是在藥品生産企業,而是在零售藥店對顧客進行藥學服務,但是在我國,藥學系主要是往研發、制藥方面培養學生,”上述業內人士說,“專業課程的設置與執業藥師勝任藥學服務的能力培養有較大差距。”
 
  據了解,國內大學的藥學培訓很難被海外所認可。據介紹,中國內地有700多所大學設置了藥學或中藥學等專業,但是沒有一所大學的藥學專業被中國香港衛生主管部門認可,中國的藥學畢業生在國際上幾乎不被認可學曆。
 
  香港的主管部門認可世界上幾十所大學有培養執業藥師的資質,要想在香港參加執業藥師考試,內地藥學專業的大學生必須經這幾十所大學重新培訓。
 
  在國外,對藥學專業培訓審查嚴格。英國就曾經有排名倒數的藥學專業畢業生被禁止在幾年之內參加執業藥師考試。
 
  “國外執業藥師的收入可觀,如果執業藥師能拿到專科執業藥師證書,比如拿到婦科執業藥師或者兒科執業藥師證書,那麽薪金還能高一倍,如果拿到兩科的專業證書,薪金再高一倍,”張平介紹,“最高的年薪可達百萬美元,可是在國內,執業藥師的角色就像是簡單的售貨員,甚至連售貨員都不如。”
 
延伸閱讀 爭議“遠程審方”模式
 
  鑒于國內在零售藥店崗位工作的執業藥師數量不夠,一些連鎖藥店提出了由總部執業藥師通過互聯網遠程審方的模式,以解旗下各個實體藥店執業藥師緊缺之急。目前,這一模式得到了一些省份主管部門的認可。
 
  針對此舉,業內人士提出了質疑。
 
 “雇傭執業藥師是藥店的責任,怎麽能用遠程審方代替?怎麽證明處方有效?證明處方沒有問題?”張平提問,“況且執業藥師角色最重要的是提供藥事服務,而非簡單的審方,也就是說,他要和顧客進行面對面的交流,聽顧客訴說,給顧客針對性建議。”
 
  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國內尚沒有一家醫院公開處方,所謂遠程審方,實際上是無方可審。
 
  “國內藥店招不到執業藥師,薪水沒有足夠的競爭力實際上是重要原因,過低的薪水體現不出執業藥師的價值,”張平說,“在醫院,國家已經開始試點醫生開方要收藥事服務費,北京試點醫院最低40元,最高100元,可是藥店的執業藥師藥事咨詢卻無法收到服務費,這顯然不公平。”
 
  有專業人士認爲,國內藥店執業藥師緊缺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藥店擴張太快,開得太多。
 
  我國是世界藥學聯合會成員,該聯合會有82名成員。根據該聯合會2012年的分析調查,82個成員國平均每萬名公民擁有執業藥師6.02人,這一比例主要受累于中國執業藥師比例低,發達國家的比例爲10~20人。
 
  雖然每萬名公民中藥師比例很低,但是中國藥店數量和比例卻很高。根據世界藥學聯合會的統計,成員國平均每一家藥店服務6000名公民。而中國有43萬家藥店,計算下來,在中國平均每家藥店服務3000人。
 
  “如果以世界藥學聯合會成員每家藥店服務6000人爲准,我國的藥店只需要開23萬家就夠了,”一位業內人士評論,“也就是說,應當關閉20萬家藥店。”
 
  “從2009年新一輪醫改開始,醫改方案越來越多地提到對醫生薪酬體制的調整,卻從來沒有提到藥師的角色和作用,藥師的面目越發模糊,他們的作用根本沒有受到重視,”一位業內人士說,“可是在國外,醫師、藥師和護師被看作醫療服務的三個重要組成部分,藥師被看作保護藥品消費者健康的最後一道防線,不理解藥師的角色和作用,醫改難以成功。”